羅生門 時代 背景。 芥川龍之介没後90年。その生涯に迫る。

芥川龍之介没後90年。その生涯に迫る。

羅生門 時代 背景

近來沉迷在芥川龍之介的文字魅力裏。 最早認識芥川,是因為電影「羅生門」,羅生門這詞後來被引為各說各話、難辨真偽之意,但讀其文本,發現祇有大雨中的羅生門場景與其因戰爭而蕭條的時代背景相同,黑澤明所執導的「羅生門」,乃以此為時代場景所拍攝,故事情節則引芥川的另一篇小說「竹籔中」為藍本。 但看小說的羅生門篇幅雖短,其實更有意思。 芥川非常擅於描寫人物性格與其玄妙的心理轉折,對於氣氛的營造與掌握,隱然呈現出作者內心世界對死亡的迷戀與恐懼。 自然那是極其複雜的。 「齒輪」一篇令我震懾不已。 也許因為一幕剎那的印象引燃短暫振作的力量,但卻又莫名突然地頹廢消沉,陷入對生命絕望之感,這種痛苦祇有當事人才寫得出來,而為類同病症所苦者,讀來感觸尤深。 「現在只有睡眠能拯救我了。 然而安眠藥竟然吃得連一包都不剩,我實在無法忍受在清醒當中一直持續下去的痛苦,於是產生了絕望般的勇氣,叫來一杯咖啡,拼死命的揮動筆桿。 ……可是疲勞慢慢使我的腦筋模糊起來,我終於離開桌子,躺到床上去了。 接下來似乎睡了四、五十分鐘之後,又感覺到好像有人在耳邊喃喃地說著這樣的話,馬上醒過來站起身。 」 對於「感覺到好像有人在耳邊喃喃地說著這樣的話」,於我並不陌生。 從小我就經常在睡夢中聽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多是父親,偶或大哥、二哥,事實上並沒有,不管當時我是否是一個人。 我曾對此詢問過精神內科醫生,他說那不叫幻聽,但一句「精神衰弱」並不能為我解釋困惑,還是小學生時的我就精神衰弱了嗎?這種經驗與其說是恐怖,更接近一種無助的絕望感,因為確實是被喚醒了,但在那世界祇有自己,沒人可以見證。 芥川的另一篇「竊賊」屬中篇小說,幾位要角的性格與彼此間曖昧的衝突十分突出,在我認為是用筆較重的一篇。 在他描述傾圮泥牆小屋內因罹患疫癘而被丟棄等死的女人「……躺在一塊直接鋪在地上的破榻榻米之上,身體幾乎是赤裸着,遮掩肌膚的,只是一件蒙在她腰際的麻布汗衫罷了。 她的胸腹,發黃且光滑地浮腫着,好像用手指頭一壓,便會流出混雜血污的黏黏的膿水一般。 」然而人性貪婪自私的醜陋面是如何地殘酷啊,豬熊的老太婆冷然看着:「即便是沒死,看她這樣要死不活的,不如狠下心叫狗把她的嗓門咬斷倒好些哩。 反正她再活也活不久了。 有趣的是與本多子爵相關的一系列作品「文明的殺人」、「文明的丈夫」和「舞會」,三篇似有關聯卻是各自獨立,描繪出一個看似複雜其實簡單的人脈圖樣,創作手法上頗具創意,從而顯見得芥川在突破體裁格式上的企圖心。 而我認為這部分是相當值得創作者參考深思的。 為了能飽覽芥川的作品,雖有重覆的篇章,我還是買下了分別由遠景(黃恆正譯)、志文(吳樹文譯)及小知堂(何黎莉譯)所出版的芥川龍之介的短篇精選集,不同的譯者帶來閱讀上不同的逸趣,建議還是需得把芥川所有的作品都讀過,才能真正見識到他於文學創作上耐人尋味獨具的魅力。 -2008-06-11- 延伸閱讀: 羅生門 文/(台灣大學歷史系) 「羅生門」本來在日文漢字寫成「羅城門」,最原始意義是指設在「羅城(即城的外郭)」的門,即「京城門」之意。 據《續日本紀》,在天平十九年六月己未「於羅城門雩(在羅城間行祈雨式)」。 又,《令義解》〈官衛.開閉門〉條謂:「京城門者,謂「羅城門」也。 曉鼓聲動則開;夜鼓聲絕則閉」。 主要是指公元七世紀中後葉日本皇都所在平城京及平安京的都城的正門而言。 如附圖一所見,「羅生門」與皇宮正門的「朱雀門」遙遙相對,貫通兩門間的,即是整個京城縱軸幹道的朱雀大路。 由於出此大門,即是荒郊野外。 在公元九世紀日本皇家衰敗,內戰頻仍的歲月裡,羅城門失於理修,頹敗之後,立刻顯得荒涼陰森。 許多無名死屍,也被拖到城樓丟棄。 年積月久,在人們心中產生了陰森恐怖、鬼魅聚居的印象。 因此,《平家物語》記載許多類似的鬼談故事。 在日文裡「城」與「生」兩漢字音讀相近,而字形上「生」比「城」簡省易寫多了,因此,「羅城門」便逐漸被寫成「羅生門」。 因此《謠曲》〈「羅生門」〉條裡就看到了「羅生門」取代「羅城門」的寫法了:「九條(通)之「羅生門」正是鬼神所居者」。 大正時代(1911~1916)日本名作家芥川龍之介取材於日本古典民間文學《今昔物語》,以「羅生門」為故事的空間場景,寫了一篇同名短篇小說。 以平安時代下半葉(公元九世紀中後)衰亂之世為時代背景,描寫一位脫離主人的賤民,在一個雷雨的傍晚,為避雨而上了「羅生門」城樓。 瞥見一位老太婆,正在拔取城樓上滿地無主死屍上的長髮,準備編織成假髮變賣換錢。 本來還算正直的賤民跳出揪住,質問老太婆的行為。 老太婆以人既已死,而自己又為了維生的理由為辯解。 聽了這樣的說詞,這個饑腸轆轆的賤民也以此理由,一轉眼變成盜賊,打倒了老太婆,剝去她身上可以變賣的衣服,乘著闇閟逃離現場。 整個故事藉著「羅生門」的特殊場景,把充滿自私的人性描寫得淋漓盡致,也突顯了「真理」的相對性,或者說,是人對「真相」把握的有限性。 1950年,已經拍過11部電影的黑澤明,決定利用芥川龍之介的「羅生門」這篇名作裡的部份時代背景、賤民及老太婆這兩個角色的變形,以及傾頹破敗的羅生門空間,加上雷雨的傍晚的時間,來展開芥川另一篇名作「竹籔中(竹林裡)」的主要情節,成為電影版的「羅生門」。 其實,電影版的「羅生門」最主要的角色既不是賤民也不是老太婆,而是芥川龍之介小說「竹籔中」中的淫殘強盜、行旅丈夫及其豔麗不貞的妻子。 情節是描寫由三船敏郎所飾演的強盜在山野的道途中,在趕路的男人面前強暴其妻,終而殺死男人,而女人則在荒亂中逃跑,最後強盜與女人俱落入官衙中受審。 在整個審訊過中,強盜、被強暴的女人、被殺死的男人的幽魂、有偷竊死者失物嫌疑的樵夫、行腳僧、捕快等等角色人物,對整個強暴兇殺案過程做出於己有利的多造供詞。 可以說,電影版的「羅生門」就是利用芥川龍之芥的兩篇短篇小說:「竹籔中」與「羅生門」來表現芥川龍之介文學版的「羅生門」所表現的主題:自私的人性、「真理」的相對性--或者說,「真相」的虛幻性及人對「真相」把握的有限性。

次の

政治的日常》政治的所在: 「羅生門」和不平安的平安京

羅生門 時代 背景

李拓梓 「羅城」在中國的本意為環繞都市周圍的城牆,城牆之門就叫「羅城門」,但日本築城並沒有城牆的概念,所以日本人自己也搞不清楚從中國傳來的「羅城」到底是什麼樣的概念,只知道城市的大門便要叫做「羅城門」。 因此平安京建立之初,他們就把朱雀大路跟九條的終點見了一座大門,叫做「羅城門」。 羅城門以南接鳥羽新道,可以抵達當時唐國、新羅船隻頻繁出入的鳥羽港。 旅人從鳥羽港登陸之後,便沿著新道往北,當看見這座壯麗的門樓時,便代表已經到臨平安京。 芥川龍之介在1915年出版的小說《羅生門》,其實背景就是平安京大門這座「羅城門」的十二世紀景象。 平安京羅城門的復原想像圖。 (By うぃき野郎wikimedia. 不過當初芥川寫這篇小說時,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想法,為何會用「生」來代替「城」?這個問題似乎有點難猜測,不過其實看這篇小說,最讓人感到疑惑的,乃是小說的場景既然是首都之門,何以會有屍體、竊賊跟強盜出沒?莫非「平安京」該時已不再平安? 小說的背景是平安後期,初期以「公地公有制」為中心的律令,隨著數百年來各種理由導致的土地私有化政策之下,已經完全崩解。 甚且,由僧侶、貴族等特權階級主導的土地免稅制度「莊園制」興起,也已經歪曲成農民會因為不堪重負,而把土地獻給貴族僧侶,進而只需要繳納原先稅負小部分獻金而得以逃漏稅的歪風。 當「莊園制」完全取代了私有土地,以及早先的公地公有制,整個社會於是陷入了極度的貧富不均,農民很苦,苦到要把自己的土地送給貴族僧侶,而這些成天不做事的僧侶貴族,卻可以享受根本自己也不知道在哪裡的土地來的獻金,社會的秩序於是蕩然無存。 另外,政治秩序也進入了新時代。 ,被由天皇讓位給幼子改名「上皇」而來的「院政」所挑戰。 「上皇」爸爸不僅比攝關家的外公更親,而且權力完全不受朝廷儀節所限制。 像是莊園這種事,最該守法的皇室收不到稅,而上皇的「院」卻竟然有了自己的莊園。 整個律令制度無論在民間、在朝廷、在政治、在社會,都已經顛三倒四、隳壞蕩然了。 保元・平治之亂合戰圖屏風繪。 (維基共享) 秩序變動的時候,因為權力爭奪之故,最容易發生戰爭。 首先發生的是1156年的「保元之亂」,逐漸長大,希望掌握權力的後白河天皇,跟爸爸崇德上皇發生衝突,各自擁兵作戰,最後由後白河天皇一方獲勝。 天皇獲勝後,也想要學習院政,於是趕快把皇位傳給兒子二條天皇,自己退位變成上皇,並且積極的想要運作權力,好像忘了之前自己反抗老爸的處境。 不過,真正挑戰這位上皇的不是天皇,而是平定「保元之亂」的功臣源義朝。 1159年,義朝已封賞不公為理由,興兵討伐當時受到皇室重用的另一位平亂功臣平清盛。 義朝趁著清盛不在京都的時候攻入平安京,控制了皇室,而平清盛旋即回防,奪回天皇,而上皇也趁亂脫出義朝的掌握,逃到仁和寺。 失去皇室控制權的義朝軍節節敗退,最後義朝被殺,史稱「平治之亂」。 這場殃及京都的戰役,被畫成「」,目前收藏在東京國立博物館中(前陣子也有來故宮南院展過),繪卷中可以看見義朝軍攻入京都時,貴族、天皇在倉促中逃離內裏的狼狽模樣,以及武士追兵的蠻橫兇狠,無論在構圖技巧、人物描繪上,幾乎都無懈可擊。 目前收藏在東京國立博物館中的「平治物語繪卷」,日前也曾在故宮南院展示過。 tnm. 平家雖然是武士出身,卻搖身變為貴族,一樣擁有龐大莊園,政府收不到稅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隨著平家的壯大,清盛也想要學習當年的藤原家,開始用婚姻的方式跟皇室攀關係,嫁給上皇並生下後來高倉天皇的,是他的小姨子。 嫁給高倉天皇並生下安德天皇的,則是他的女兒德子。 這種形同恢復攝關政治形態的作法,讓平清盛跟實際掌握政權的後白河法皇關係越來越糟,後白河法皇開始想東想西,希望有實力者可以來跟平家抗衡。 「平治之亂」這場殃及京都的戰役,被畫成「平治物語繪卷」,繪卷中可以看見義朝軍攻入京都時,貴族、天皇在倉促中逃離內裏的狼狽模樣。 1178年,屋漏偏逢連夜雨的「次郎燒亡」發生,平安京東起七條,西到朱雀大路也燒的精光。 這下內裏、朝廷連辦公的地方都沒有了,但是莊園還是莊園,朝廷當然還是沒有錢可以重建平安京,「羅城門」的徹底荒廢,大概就是這個時候。 不過,事情還沒有結束,後白河法皇還一心掛念著要把權力從平家手上拿回來,在他的推波助瀾之下,差點因為「平治之亂」被滅族的源氏一族再度集結,歷史上稱這場為期六年的奪權之爭為「源平合戰」。 因為戰爭的關係,加上京城因為大火而衰敗,平家決定帶著後白河法皇、高倉上皇和安德天皇一家,遷都到西邊的福原。 遷都是突然決定的,因此公卿之間「上下皆惶懼失措」。 最慘的是,遷都也沒有成功,因為遷到福原之後,平家因為要花大量的金錢跟財力跟源氏作戰,而沒有多餘的能耐興建新京,因此第二年又默默地搬回平安京。 伝狩野元信「源平合戦圖屏風」,赤間神宮所蔵。 (維基共享) 雖然一開始有些優勢,但平家在「源平合戰」當中並沒有打贏。 平家的大家長,太政大臣平清盛也在戰爭剛開始沒多久就過世了,平氏一下子失去大將,實力大衰,戰局也開始逆轉,源氏一族開始進逼京都。 1183年,源氏一族的木曾義仲領兵進京,平家再次帶著家族子弟安德天皇西遷,日本就此分裂成三塊,西國的平家、京畿的義仲以及關東的源賴朝,彼此衝突不斷。 在混亂的戰爭當中,遭到焚毀的城市無法復建很正常,再加上掌握京都的木曾義仲部隊軍紀很差,京城的治安亂七八糟,不僅讓民眾苦不堪言,連貴族的生活也陷入困境。 「羅生門」當中燒殺擄掠盡出的背景舞台,大概就是這樣的時代。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次の

政治的日常》政治的所在: 「羅生門」和不平安的平安京

羅生門 時代 背景

2.時代背景から下人の心情を思い描く 平安時代と言えば、貴族が着飾っている華やかなイメージがある。 794年に桓武天皇が平安京(京都)に都を移して、鎌倉幕府が成立するまでの約390年間を差す。 その時代は摂関政治の典型であり、藤原鎌足を祖とした藤原家が摂政・関白として政治をしていた。 表面上は律令政治として『王だけが君臨し、王の前では誰もが平等である』という思想の元に社会が形成されていたようだ。 当時の税金は『人』に掛けられていたが、段々と『土地』を対象に課税する支配体制へと大きく方針転換した。 すると土地を管轄する人が勢力を持ち、中央集権的な色が濃くなっていく。 支配構造が確立してくると、武力を持って自らを守る人も出てくるだろう。 この頃から武士の前身である階級が力を付けていく。 中央が潤っていくと、下層で暮らす人たちは貧困に苦しむのが世の常である。 当時の食べ物は米稗粟などの穀物に野菜くらいだったのだろうか。 鶏や猪を狩って食べたりもしただろうか。 とにかく今のような飽食の時代とは違って、多くの人たちは年中お腹を空かしていたに違いないのだ。 下人とは、貴族に使役された私的隷属民の呼称。 きっと勢力争いに敗北した貴族が野に下り、主人公も無職となってしまったのだろう。 下人といえど、それなりの身分の人に仕えていたとすれば、寝食は確保されていたかもしれない。 山野に入って一人で生き抜く力は無かったのか。 行く当てもなく彷徨って、生きることを諦めてしまう人がたくさんいたのかな。 我々が学校で学習する内容は、枕草子や源氏物語、また先ほども出てきた摂関政治や平安京や天皇家の話といった『潤った部分』ばかりだ。 下人が生きた一般庶民の暮らし振りはどうだったのだろうか。 きっとその一端が芥川龍之介が書いた羅生門の世界だったのだと思う。 日本の隠れた歴史そのものかもしれない。

次の